中国皮划艇协会Chinese Canoe Association

当前位置: > 首页 > 新闻 -> 正文

孟关良荣升浙江水上中心副主任 直言当头不容易

2008-12-22 09:18     

  当了头儿,压力反倒大起来,已荣升为浙江省水上中心副主任的两届奥运冠军孟关良说,转换角色后的他,并不比做运动员时轻松。

  昨天,孟关良参加了在香格里拉饭店举行的“中国水上运动荣誉殿堂启动暨奥运颁奖典礼”,他和杨文军等七位奥运冠军成为第一批加入荣誉殿堂的名人。

  已经选择退役的他,面临着带队打好第十一届全国运动会的重任,这是他新官上任后的第一大任务。昨晚,在接受记者专访时,孟关良表示,尽管压力很大,自己仍想交出满意的答卷。新官·

  现状

  开始学着做好领导彻底告别运动生涯

  FW:来到北京这几天,你一直辗转于各个会场,参加各种活动,能忙得过来吗?

  孟关良:没有办法,奥运之后我就参加过很多活动,毕竟现在已经开始做领导了,必须得适应这种新的变化和节奏,不能再按照做运动员时的思维来考虑问题了。

  FW:你的老搭档杨文军还在做运动员,你是否已经决定彻底告别运动生涯?

  孟关良:是的,我现在的身份是浙江省水上中心的副主任,这同以往完全不同。以前我曾经做过主任助理,但那是虚职,当时还兼着做运动员。现在我真的当头儿开始管理队伍了,还真挺不容易呀。

  FW:当了领导后,你就没上过艇吧?

  孟关良:(笑)奥运之后就没有上艇啦,不过我现在倒是经常跟着教练坐摩托艇,主要是监督队员训练,纠正他们的技术动作。

  新官·工作

  主要负责行政方面需处理跟前辈关系

  FW:谈谈你现在的职位吧,是主要抓业务,还是行政方面?

  孟关良:主要还是行政吧。我主抓大的方面,比如很多事情会直接跟教练沟通,至于队员的训练,我不会过问太多。

  FW:对于新的岗位,你会私下做什么必须的功课吗?

  孟关良:(略作思考)我想我会跟前辈们虚心取经,毕竟这个领域对我来说相对陌生,我必须避免走弯路。

  FW:具体谈谈自己现在面临的困难吧。

  孟关良:我需要跟一些前辈教练处理好关系,比如我做运动员时,他们就带过我,现在我们是上下级,更需要把握一个尺度。我相信自己能够处理好这些事情。

  FW:很多认识你的人都对你评价不低,尤其认为你有为官的天赋,你怎么看?

  孟关良:我想我没什么优势,我只想用心去做本职工作。像我们做运动员的都很聪明,我们能做好运动员,做领导也没问题,对此我非常自信。

  新官·全运

  做领导压力更大些不甘心只平稳过渡

  FW:很多奥运冠军都是打完全运会后才会退役,你不参加全运会,是否觉得轻松一些了?

  孟关良:不,我现在的压力更大。现在位置不同了,我感觉做领导面临的挑战更大,压力也不是做运动员时能想象得到的。运动员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,但是我现在却要考虑很多事情。

  FW:你现在主抓行政,应该不会对全运会夺金任务直接负责吧?

  孟关良:我尽管不直接抓训练,但是我的成绩的取得,全看运动员能否出成绩。所以我必须给教练施加压力,竞技体育就是以结果论英雄的。

  FW:在全运会之前,你觉得自己工作的重心是什么?

  孟关良:加紧操练队伍,我要亲自去培训和指导教练员,这样才会加快队伍的进步。

  FW:所谓“新官上任三把火”,你是希望烧旺这 “三把火”,还是希望平稳过渡呢?

  孟关良:我还是想做点事情,如果仅仅想平稳过渡,这有什么意思呢?只要我们努力了,就一定会取得满意的成绩。

  FW:谈谈浙江省在全运会上的指标吧,这个是很多人都关心的话题。

  孟关良:(大笑)这个我肯定不会告诉你,这是一级机密。当然浙江是水上强省,我们的指标肯定要比其他的省更高一些。

  新官·竞争

  面对恩师马克挑战 不惧怕搭档杨文军

  FW:你在国家队时的教练马克前往江西队执教,你们互相知己知彼,全运会时必然直接交锋,你如何看待这种竞争关系?

  孟关良:他是我的恩师,在国家队对我帮助很大。他熟悉我们,我同样也很熟悉他啊,所以我们没必要担心这些。比赛的竞争是综合的,不仅仅是带队比赛那么简单,我相信自己的队员可以有出色发挥。

  FW:那么杨文军呢?他可是江西队的主将,也是你在国家队时的黄金搭档。

  孟关良:没办法,赛场上只有竞争对手的关系,不过我们不惧怕杨文军参赛,该来的总是要来。

  FW:除了江西队外,你觉得其他哪些对手会比较强?

  孟关良:其他诸如广东队、辽宁队和山东队都很强,其实这种竞争是全面的,不仅仅是浙江队和江西队之争。

  新官·未来

  中国已经超越欧美希望培养更多冠军

  FW:你已经成为荣誉殿堂的一分子,如何看待这种荣誉?

  孟关良:荣誉越多压力越大,这都是很正常的,这也敦促我做好现在的工作。我想我经历过很多事情,已经能够很好地平衡这些事情。

  FW:作为水上项目的两届奥运冠军,谈谈对中国水军的定位?

  孟关良:我们在雅典奥运会时是突破,在北京奥运会是奇迹,这说明水上项目不像以前那样是落后项目,甚至已经超越了欧美强国。

  FW:你是两届奥运冠军,又经历过几个外教,这些经历对以后工作有多大帮助?

  孟关良:会有很大帮助。因为这些经历很多人都不具备,所以对我和水上项目来说都是宝贵的财富,我需要做的就是培养出更多的冠军。

  记者手记

  孟关良有领导样儿

  “逮到”孟关良真不容易,他每天辗转于各种会议,没时间接受采访。直到昨天晚上10点,在通过了几天的电话联系后,记者才见到他。

  刚刚开了一天的会,尽管带着招牌式的笑容,但是孟关良还是略显倦怠。

  在半个小时的时间里,孟关良一直谈他的工作,压力成了反复提及的词汇。

  采访中,孟关良对记者的提问反复斟酌,往往都是思索片刻后才给出答复。

  孟关良说,当了头儿,说话办事就要想周全些,毕竟自己现在不只代表个人了。

  临别时,孟关良告诉记者,当领导一点儿不轻松,这是他当运动员时体会不到的。他说,今后,他这个领导得从头儿学起。